<address id="h1lv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中國近代史上,這幾樁匪夷所思的“大案”

                2020-02-19 11:46:48
                來源:

                  【摘要】 作者:我方團隊張嵚比起古今中外歷史上,各種或驚悚或離奇的奇案怪案,能以不可思議的過程,令后人深深回味思考的,當屬中國近代史上,這幾...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我方團隊張嵚

                比起古今中外歷史上,各種或驚悚或離奇的“奇案”“怪案”,能以不可思議的過程,令后人深深回味思考的,當屬中國近代史上,這幾樁匪夷所思的“大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清朝光緒七年(1881)七月初八,盜匪正猖獗的河南開封,落網大盜胡體安被押上刑場正法。誰知就在這生死一線,這位“胡體安”竟然嚎哭著喊冤:原來,這個看上去瘦小枯干的“大盜”,根本不是“胡體安”,而是一個叫王樹汶的無辜農家青年。他是被真正的胡體安打點關系塞進牢房,冒名頂替來“頂死”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晚清歷史上著名冤案“王樹汶案”,就此掀了蓋子。原來,此案的真兇胡體安,何止是個盜賊,還是河南鎮平縣的捕快,此人白天衙門里當差,晚上換身皮就去打家劫舍,橫行霸道了好些年,卻偏偏撞上了硬茬子,打劫了退休高官張肯堂。咽不下氣的張肯堂拿肯罷休?很快查明了胡體安的“真身”,逼著衙門交人。胡體安也就“急中生智”,把無辜的王樹汶弄進牢房,嚴刑拷打加威逼利誘,逼著王樹汶含淚認賬,頂自己身份去死。

                而這整個過程里,從鎮平縣到南陽府,再到河南省城,各級的高官們或是不愿管,或是故意不管,竟就這么層層放行,把王樹汶“放”到了刑場上,要不是王樹汶吼一嗓子,真就糊里糊涂砍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實,此案里這“找人頂死”的操作,放在整個清代歷史上,并不是什么稀罕事。要單看這事,此案比起同時代的“晚清四大奇案”來,似乎很平淡無奇。但真正“奇”的,卻是接下來案情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先是王樹汶喊了冤后,清政府隨即按照制度,啟動案件復查。可經辦過此案的河南省各級官員,為保頭上烏紗,卻是層層阻撓。比如原南陽知府任愷,此時已升任河南道臺,他竟直接寫信恐嚇新任南陽知府朱光弟,警告他不要多管閑事。反而激得朱知府正義感大發,迅速查清了真相:王樹汶說的沒錯,他是冤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既然冤枉,那就快放人吧。誰知當時河南全省官員,竟緊接著“抱團”了。河南新任巡撫李鶴年多次阻撓辦案,連朱光弟送到京城的案卷,也被人多次毀掉。各級官員更是精神抖擻,不斷挖出王樹汶的“猛料”:這王樹汶哪里無辜了?他一直就是個當地游手好閑的小流氓,還偷鄰居家的山羊呢。據說他還給大盜胡體安當過孌童呢。可憐的王樹汶,案子還沒翻過來,就又被潑了好些臟水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河南巡撫李鶴年?那更是本著官官相護的原則,拼命上下活動,連刑部尚書潘祖蔭都差點被他拉過來。關鍵時刻,幸虧刑部員外郎趙舒翹頂住壓力,硬是拿到關鍵證據,終于在1883年春天,成功把此案翻了過來:王樹汶無罪釋放,李鶴年罷官去職,任愷罷官發配!

                這結局看似不錯,但諷刺的是,作為此案的始作俑者胡體安,竟徹底逍遙法外,換了個身份在其他縣繼續做小吏,也繼續著自己“亦官亦匪”的打劫生活。一群官官相護的高官,忙著遮“王樹汶案”的丑,卻沒一個去認真抓真兇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不抓?其實也有個官老爺們心知肚明的原因:此時河南各縣衙門的縣吏,本身就是亦賊亦吏,普通州縣的胥吏就有千人之多。各路的盜賊團伙,全都隱藏其中。這幫人不拿俸祿,又有“官府”的外皮,當然就借此打家劫舍。如果不是打劫到退休高官頭上,誰又肯管?而隨著清政府的垮臺,“盜匪橫行”的河南,更演變成一度多達五十萬人的“匪患”,給中原百姓帶來了三十多年的災難。

                免费精新国产自在自线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雨网